文殊,全名文殊師利。文殊師利是大乘佛教的首席菩薩。因此,文殊信仰就是隨著大乘佛教的興起、壯大、發展、流布而遂漸形成的一種菩薩信仰。那么,何謂大乘佛教呢?它是如何興起呢?這就要從大乘佛教的思想根源、歷史根源和古印度當時的社會背景來探討。
  大乘佛教的興起
  佛教產生于公元前6至5世紀的古印度。它在印度的發展經歷了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大乘佛教和密教四個階段。至于印度近代佛教的復興,當是19世時由斯里,蘭卡回流人的。
  大乘佛教興起的思想根源
  眾所周知,佛教分為小乘、大乘。“乘”一般釋為“運載”、“車輛”。小乘是小的交通工具,如羊車、鹿車,只能載自己;大乘是大的交通工具,如牛車、象車,不僅可以運載自己,還可兼載他人。若詳細點講,二者的區別不僅表現在理論上,也表現在實踐上。從理論上看,小乘主張“我空法有”,即否認有一個實在的我體,承認有一個客觀存在的物質世界;而大乘則主張“我法俱空”,既否認有一個實在的我體,也否認有一個客觀存在的物質世界。一般說來,小乘認為佛陀是一個歷史人物,盡管他們也對佛陀有些神化;而大乘則把佛陀全盤神化,并提出了佛有二身、三身乃至十身之說。從實踐上看,小乘主張求得自己解脫,成阿羅漢或辟支佛果,而大乘則主張求得佛果,即使達不到佛的境地,也要求做一個佛的候補菩薩,而菩薩是上求菩提,下化眾生,為他人為社會做好事之人。而阿羅漢是已破我執,未破法執;已證我空,未證法空;已斷煩惱障,未斷所知障。而菩薩呢?則是二執均破、二空已證、二障都斷。又,小乘主張修學四圣諦、八正道、三十七道分,即戒、定、慧三學;而大乘則主張兼學六波羅蜜。因此說,“大乘者,立成佛之大愿,行悲智兼濟之行,以成佛為終極者也。”I”
  那么,大乘這一思想源于哪呢?當代佛學家印/頃法師說:“佛為法根,法從佛出。”這就要從佛陀本身的思想、言行、功德去探討。若說浩瀚的大乘經都是釋迦牟尼金口所說,這不符合事實。因為,即使是大家公認的四阿含也是佛陀及其弟子結集成的。何況是大乘經呢?所以,我認為只要符合佛教的三法印(或四法印)、緣起說的一切思想、言行都是佛法。若兼發菩提心,上求佛果,下化眾生,有利他精神的思想、言行,就是大乘佛法。從這一角度來看,佛陀在成道前的無盡生涯中,不論為鹿、為兔、為象、為鳥、為農工商賈、為臣為王,凡事益于有情者,他都做得很好;即使是行殺、盜、淫、妄而足以利人者,他也予以方便善巧。這可從他的《本生譚》、《修行本起經》、《六度集經》、《過去現在因果經》等窺見其“舍己為人”的偉大精神。所以,在《阿含經》中只提到釋尊(未成佛前)和彌勒二“菩薩”。那么,何謂菩薩呢?菩薩,全名菩提薩埵,《佛地論》二日:“緣菩提薩埵為境,故名菩薩。具足自利利他大愿,求大菩提利有情故。”釋尊在成佛之前,慈悲利濟,游化人間,老而彌勤。在79歲那年,他還帶領徒眾,離開舊都王舍城,經過跋耆、毗舍離、達波,到達拘尸城,在沙羅雙樹間臨終前還度了最后一個弟子須跋。由于他這種慈悲利濟、度人為懷的思想、言行、功德感人至深,所以就得到了廣大民眾的崇拜、信仰。因此,在他涅檠之后,就發生了八王爭奪舍利,各國競相建塔供養,“見賢思齊”,積極追求成佛或菩薩的風尚,產生了對舍利、佛塔、佛像、菩薩的信仰。于是,播下了大乘佛教的種子。
  大乘佛教興起的歷史根源
  任何事物都有一個產生、發展、運動、變化的過程,大乘佛教亦不例外,他是從原始佛教分裂成部派佛教時逐漸分離出來的。但這一分離也不是涇渭分明,而是說大乘佛教也受到各部派或多或少的影響;若從某種意義上說,大乘佛教是對部派佛教的反動,是向釋尊本懷的復歸。那么,何謂部派佛教呢?部派佛教是由原始佛教分裂而成的各個教團派別的總稱。據《大毗婆沙論》和《異部宗輪論》載,佛滅百余年后,以“大天五事”,教團首次分裂為反對派上座部和贊成派大眾部。所謂“上座”,則是由比丘出家年數的長短計算的:出家9年以內者名之下座,出家10--19年者名之中座,出家20-49年者名之上座,出家50年以上者名之長老。而上座部就是由上座比丘及長老這些老成持重、思想較為保守者組成的教派。而大眾部則是由人數眾多、思想比較解放的年輕下座比丘組成的教派。大天五事,又叫五事非法、五事妄語。大天是印度佛教大眾部的始祖,大約生活于佛滅后百年左右。據吉藏的《三論玄義》說,佛滅116年后,有舶主兒名叫摩訶提婆,義譯大天。他端正聰明,以犯三逆罪而皈依佛教。皈依佛教后,他將第一次結集時簡除掉的大乘義理,予以闡揚發揮,為大眾部使用。同時,他又把五件事情編成一偈,安置戒后。當布薩誦戒之后,亦誦此偈,弘揚這五件事情。其偈曰:
  令人染污衣,無明疑他度,
  圣道言所顯,是諸佛正教。
  一、“余人染污衣”,是說羅漢雖然斷了煩惱淫欲,但還有漏失不凈,一旦遇到天魔女的誘惑,就會產生遺精、便利、涕唾等不凈,染污了羅漢的衣服。二、“無明”,又作“無知”、“癡”,這是說羅漢雖以無漏道修行,斷了三界見思煩惱,但以無明有染污和不染污兩種,而羅漢還沒有斷盡不染污無明,故還有疑惑存在。三、“疑”,即猶豫。以疑有“隨眠”之疑和“處非處”之疑兩種,而羅漢還有“處非處”之疑,故對外事每每有疑。四、“他度”,羅漢雖然得到了初果,但他自己并不知道,只有經過他人的記莂,方知自己才是羅漢,如舍利弗、目犍連等等。五、“圣道言所顯”,這是說羅漢雖然通過圣道有了解脫之樂,但還得以至誠之心唱念“苦”,圣道才會現起。對于這五件事情,有的贊成,有的反對,贊成的為大眾部,反對的為上座部。
  又,《三論玄義檢幽集》卷第五還載:
  部執論疏曰:布薩時既頌此偈,復語
  諸弟子云:佛昔在世,諸天及四部眾弟子
  所說,佛皆印可,令阿難受持,悉誦為經。
  佛已滅度,若有聰明人能說法者,亦得作
  經。汝等若作經者,隨意作之。
  大天認為佛在世時,天人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所說法,佛皆印可,為之佛經。佛滅之后,若有聰明人能說法,亦可為經。對于大天這一觀點更加深了大眾部和上座部的裂痕。贊成這一觀點的大眾部用佛陀的話說:
  如來出世,若不出世,諸法法性法住,
  法界安住。
  佛所說法,是宇宙真理,佛弟子所證真理,雖與佛陀說的真理有程度上的深淺,然而真理的本質無異。所以說,佛弟子以其所證悟的真理對眾宣說,也可稱為佛法。而堅決反對的上座部認為,大天這一觀點是鼓動人們“恣意造經”,這就是“大乘非佛說”的由來。三論宗的祖師吉藏認為,自第一次結集“以來至佛滅度后116年,但有二部名字,未有異執”。這“大天五事”和“恣意造經”才使原始佛教真正分成兩部。據吉藏的《三論玄義》說,此后,大眾部又相繼分成七部,上座部又分成十一部,連同根本二部,計二十部。其中,一說部主張的“生死涅檠皆是假名”、“無有實體”的思想,就孕育了“諸法無我”的空宗思想。且這一思想就是對上座部說一切有部“諸法實有”的反動。至于該部多聞部出的《成實論》中也有大乘思想,移住鴦崛多羅國的大眾部所弘揚的三藏中夾雜的華嚴、般若等就是大乘義理。而上座部中的法護部部主目連弟子也撰有五藏,除經、律、、論三藏如常外,還有咒藏和菩薩藏,這菩薩藏就是大乘經典了。
  總之,大乘佛教的興起,原于釋尊的思想、言行、功德等原始佛教時期。以佛滅度后,第一次上座比丘的結集簡除了大乘義理,而引起了窟外結集和文殊、彌勒、阿難的鐵圍山結集,遂使原始佛教產生了分裂。到佛滅百年之后,又以“大天五事”和“恣意造經”,引起了“大乘非佛說”的爭鳴,更使其上座部和大眾部又分裂成二十部。總的來看,上座部普遍認為佛陀是一個真實的歷史人物,其生命和肉體都是有限的。他的特點是思想偉大、品格高尚、智慧深湛、精神純潔。在一個世間只有一個或幾個佛。人們修行的最高果位是阿羅漢,阿羅漢就是人們修行的最后解脫,他與佛沒有多少差別。而大眾系各部則普遍認為,阿羅漢還有五種局限,在修持過程中,還有退轉的可能性,沒有達到最后解脫的境地,不可與佛相比。佛陀是出世間之神,他已斷漏失,根絕煩惱。他的法身是無限的,壽命是無邊際的,威力是無量的。他的話句句都是真理,所化有情也都是凈信。歷史的佛陀,不是他的真身,而是他在人間為宣傳教化的方便所托的應身。他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隨形好”,長相異于常人。從而把佛陀渲染成了神通廣大的神。大眾系還認為,佛陀之所以成佛,是他累世修行的結果。佛陀成佛之前的修行,叫“菩薩行”。實踐菩薩行的人叫做“菩薩”。菩薩的特點是利他精神,所以,凡是能夠上求菩提,下化眾生,為他人為社會做好事的人,就可稱為菩薩。這就孕育了菩薩乘的思想。大眾系還認為,菩薩也有一些異于常人之處,如他人胎作白象形,從母右脅出生等等。菩薩也不起欲想,無瞋恚怒害之心,為了饒益眾生,甘愿生于地獄等惡趣之中,且能隨意往來。這就把菩薩也神化了。追其原因,當是上座部思想保守,墨守成規,對經文的解釋固定化,對戒律的條文一成不變,其理論和實踐在一定程度上脫離了社會生活和世俗活動,因而激起了部分具有改革思想的僧侶,如大眾部中思想解放的年輕僧侶和在家佛徒的不滿,便在佛教中尋求新的思想和信仰,從而出現了修菩薩行的菩薩眾,菩薩眾也包括像維摩詰和勝鬘夫人這樣的長者、居士,他們在實踐中禮敬佛陀偶像,崇拜佛塔,巡禮佛跡,誦經說法,行詠梵唄,并用譬喻、本生、佛傳、戲曲等形式宣傳菩薩成道的事跡。而在理論上闡發空、中道實相、六度、多佛、菩薩道、三乘分別和一心本凈等等思想,并相續編輯制作經典,這就為大乘佛教的興起奠定了思想理論基礎。進而使小乘的大眾部迅速而主要地向大乘空宗發展,小乘的上座部向經量部發展,再向大乘有宗發展。
  大乘佛教興起的社會背景
  隨著部派佛教的發展,部分具有大乘思想的教徒,一反過去脫離實際、、脫離社會的傾向,走向社會,走向民間,接納在家的男女信眾,積極參與社會現實生活,從而極大地更新了早期佛教的陳腐觀念。這一思潮于公元1世紀前后,即印度次大陸的“南北朝時期”,在印度南方的案達羅王朝、北方的貴霜王朝和恒河平原上的吠舍離等地,紛紛涌現出來。他們把原始佛教和部派佛教稱為小乘,自己則稱為大乘。
  那么,大乘佛教為什么會在這時興起呢?這就要看案達羅王朝和貴霜王朝的社會環境。
  案達羅王朝是阿育王逝世后統領南印度的一個強大王朝。它始自公元前232年,終于公元225年,歷30代450年。其中最著名的國王是波洛摩耶,他抗擊了波斯希臘人的侵略,把自己統治的區域向北推進到馬爾瓦,向南抵達卡納拉,東西兩面臨海,一度曾經濟發達,文化繁榮,國勢強盛。他所信奉的婆羅門教是當時南印諸國中最有勢力的宗教,但他也容許佛教自由傳播。于是佛教就向邊地的中下層民眾間尋找信徒,其中在南印度沿海岸地區,就有不少商人和富裕市民信仰佛教,有些婆羅門還皈依了佛教,可能還成了新信徒中的中堅成分。
  案達羅地區的東南部是大眾系制多部的活動基地。他們崇拜“制多”,推動了民間建塔供養的群眾信仰。他們神化佛陀,貶低阿羅漢,提高救度眾生的菩薩地位,做了不少有益于社會和民眾的事情,得到了案多羅王朝的保護與支持,如阿摩羅婆提大塔的建設和阿旃多窟院的開拓;就是該王朝對大乘興隆的巨大貢獻。所以,該地孕育了大乘佛教的思想和信眾。
  貴霜王朝是盛于公元1—3世紀中葉印度西北的統一王朝。早期為月氏族部長丘就卻率領,他雄才大略,侵安息,取高附,滅濮達,占罽賓,奠定了該王朝的基礎。其子閻膏珍,復滅印度西北,大拓疆土。第三代迦膩色迦王(約12卜152年在位),又進兵恒河流域一帶,統治了北印度的全部,其勢力伸展至中亞、伊朗地區,創建了自阿育王以來最大的強國。他在位期間,促進生產,繁榮經濟,發展了文化科學事業,著名的犍陀羅雕刻,就是這時出現的。他也像阿育王一樣推崇佛教,在他的護持下,佛教舉行了第4次結集,編輯注釋了三藏。他的繼承者伐尸什迦、胡維什迦、瓦蘇提婆諸王都崇信佛教,特別是胡維什迦還建立了龐大的寺院,并修葺了阿育王所建寺院。其時,東西文化交流極盛,學術、文藝亦相當興盛,宗教則容攝了希臘諸神與波斯宗教,因而亦融攝了異族文化,遂使犍陀羅、秣菟羅的佛教藝術大放異彩。其境內說一切有部的教義也臻于成熟。它的發展成了印度佛教四大宗派之一的婆沙宗,同時也促成了它的反對者中觀宗的建立,其再發展就促成了大乘有宗。
  總之,案達羅王朝和貴霜王朝是印度南北的兩個各自統一的王朝。他們政治上的統一,促進了商業、貿易的發展、文化科學事業的繁榮、東西文化的交流、封建主義因素的萌芽。他們都崇奉婆羅門教,不甚熱心佛教,但亦允許佛教自由傳播,遂使佛教向邊地發展,向下層民眾發展,向現實社會發展,從而使佛教吸收了新的思想營養和新的信教民眾,涌現出了許多上求菩提,下化眾生,一心追求成佛的信眾。他們神化佛陀,宣揚菩薩精神,創制新的經典,逐漸形成了一個新的信奉佛教的群體。這一群體,就叫菩薩乘,即大乘。
  文殊結集大乘經
  佛教分為小乘、大乘,其經典也有小乘、大乘之別。小乘經典是經過部派佛教時期的僧人結集成的。所謂結集,又名集法、集法藏、經典結集,是合誦、審定的意思。所以,結集可謂佛典的編輯會議。這是因為佛陀在世時,他對弟子們的教誡沒有文字記載,只憑口耳相傳,背誦記憶。但,這一方法,時間長了就可能忘記或走樣,失傳正法。因此,為了僧團的團結,正法的久住,便發起了結集佛陀教法的活動。據佛教典籍記載,在印度佛教史上共有四次結集,分別是王舍城、毗舍離、華氏城、迦濕彌羅舉行,而所結集的經文全是小乘經典。
  據《善見律毗婆沙》記載,第一次結集就在佛滅當年的雨季,由“苦行第一”的佛弟子大迦葉召集主持,有500上座比丘參加,在阿閣世王的支持下,在摩竭陀國王舍城郊外的七葉窟舉行,由“多聞第一”的阿難受命誦出諸經,即原始經典《四阿含》。《四阿含》就是長阿含、中阿含、增一阿含和雜阿含。由“持律第一”的優婆離誦出戒律。再經過諸長老的檢討修訂,編輯成法藏和律藏。這次結集亦名王舍城結集、七葉窟結集、五百比丘結集、上座部結集。《付法因緣傳》卷一說,阿難誦經,優婆離誦律,迦葉誦論,是為經、律、論三藏。又說迦葉還撰述雜藏,是為經、律、論、雜四藏。又據《大唐西域記》卷九、《部執異論疏》說,在第一次結集時,以婆師婆為首的百千人也舉行了結集,集成了經、律、論、雜、禁咒五藏,稱為窟外結集、大眾部結集。
  在這幾次結集的啟發下,以文殊、彌勒為首的部分思想比較解放的僧眾和居士也舉行了結集。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卷第百云:
  摩訶迦葉將諸比丘在耆闌崛山中集三
  藏。佛滅度后,文殊尸利、彌勒諸大菩薩,亦
  將阿難集是摩訶衍。
  隋·慧遠法師的《涅槃經義記》卷第一之上和其《十地經論義記》卷一都載:
  龍樹云:佛滅度后,迦葉、阿難于王舍
  城結集三藏,為聲聞藏。文殊、阿難于鐵圍
  山集摩訶衍,為菩薩藏。
  隋·吉藏法師《三論玄義》載:
  《智度論》云:迦葉、阿難結集三藏,文
  殊、彌勒集大乘藏。
  摩訶衍是大乘。大乘藏,即大乘的經、律、論三藏,亦名大乘法。傳統佛教認為經、律、論三藏是迦葉和阿難、優婆離結集的,而大乘藏則是文殊、彌勒和阿難共同結集的。因此,有人主張小乘法與大乘法是同時集出、流行的。但學者認為,這并沒有歷史根據。因為,《大智度論》并沒有指出文殊、彌勒和阿難結集大乘藏及其時間和地點。而隋代慧遠也僅指出了結集的是“大乘藏”。那么,這次結集究竟有沒有時間和地點呢?請看元魏菩提流支譯出的《金剛仙論》。《金剛仙論》卷第一云:
  如來在鐵圍山外,不至余世界、二界中
  間,無量諸佛共集于彼,說佛話經訖,欲結
  集大乘法藏,復召集徒眾、羅漢有八十億那
  由他,菩薩眾有無量無邊恒河沙不可思議,
  皆集于彼。
  這一說法與《大智度論》記載相近,且說明諸佛、菩薩、羅漢在“鐵圍山”結集的是大乘法藏。至于這次鐵圍山結集的時間,在《道宣律師感應傳》中說是第一次結集后的“二十年”,即公元前466年。
  第四、唐·窺基法師的《大乘法苑義林章》卷第二也載:
  《說智無明燈》又云:彌勒、文殊將阿難
  于鐵圍山間,集大乘三藏為菩薩藏。……
  西域相傳亦于此山同處結集,即是阿難、妙
  吉祥等大菩薩,集大乘三藏。
  以上述四段引文看來,佛陀滅度當年四月十五日,在王舍城靈鷲山七葉窟,由大迦葉主持的第一次結集是小乘經典結集。佛滅后二十年,文殊、彌勒在鐵圍山舉行的結集是大乘經典結集。對于這次大乘經典的結集多數學人持有疑異,覺得資料缺乏,論據不夠充分。但就這次結集的兩位菩薩來看,現代佛學家印/頃法師說:“佛世有彌勒其人……文殊、善財亦實有其人,惜其詳不可知。”又《高僧法顯傳》載:“摩竭陀國巴連弗邑(華氏城)……于阿育王塔邊造摩訶衍僧伽藍(大乘寺),甚嚴麗。……四方高德沙門及學問人,欲求義理皆詣此寺。婆羅門子師亦名文殊師利,國內大德沙門諸大乘比丘皆宗仰焉,亦住此僧伽藍。”顯然,“亦名文殊師利”是說,這是又一個文殊師利。但也有人認為“并非是實在的而是理想的想像的諸菩薩——如文殊、普賢、觀音、勢至、彌勒等人”。111總之,文殊、彌勒是真實的歷史人物呢?還是神化了的歷史人物呢?復是純粹想像的理想人物呢?不得而知,故說是二千多年來佛教信仰的佛菩薩吧。因此說,文殊、彌勒結集大乘經典是佛教史上流傳下來的一種說法。基于此,文殊、彌勒就成了最早結集大乘經典的菩薩。
  那么,佛教經典結集后,由誰們來保存呢?又由誰們來受持呢?復由誰們來保護呢?依佛教的觀點說,《道宣律師感應記》載:
  問云:“一切修多羅藏既結集已,當安何國?付囑何王?今欲結集為當廣結略結?請次第說之。”答曰:“我聞世尊說,付囑大迦葉,當今廣集;又付文殊,往大鐵圍山諸菩薩等住處,九地有八萬人,當今略集。付囑阿阇世王寫我遺教。迦葉結集本,安置修多羅窟中。”又問:“世尊在時,我從佛聞,若結集竟,將我三藏教付囑娑竭羅龍王;今聞汝說與昔聞異?”答曰:“我聞世尊說,結集三藏在修羅窟中,經二十年,待文殊結竟,方付娑竭羅龍王。”
  按道宣律師的觀點說來,大迦葉主持的小乘經典的結集是廣結,文殊主持的大乘經典的結集是略集。此后就交給了娑竭羅龍王保存。娑竭羅龍王,又作娑伽羅龍王,是觀音菩薩的二十八部眾之一。他把文殊交給的經典保存在了大海底他的龍宮之內。這個“龍宮”在哪里呢?日本學者湯次了榮在其《印度·中國華嚴教史》中說:“為南海之孤島。”又據當代佛學家呂澂先生研究,這個“龍宮”“大概就是北印度龍族所住之處”。”其實,關于佛教經典的保存,還有多種傳說。其中,比較可信的是《開皇三寶錄》云:“昔于闐東南二千余里,有遮拘槃國,彼王歷葉敬重大乘。諸國名僧人其境者,并皆試練。若小乘學,則遣不留。摩訶衍人,請停供養。王宮內自有華嚴、摩訶般若、大集等經,并十萬偈。王躬受持,親執戶鑰。轉讀則開,香華供養。又于道場內,種種莊嚴,眾寶備具。并懸諸雜幡,時非時果,誘諸小王令人禮拜。又此國東南,可二十余里,有山甚險。其內置華嚴、大集、方等、寶積、楞伽、方廣、舍利弗陀羅尼、華聚陀羅尼、都薩羅藏、摩訶般若、大云等,凡一十二部,皆十萬偈。國法相傳,防護守掌。”玄奘的《大唐西域記》卷第十二也說:“斫句迦國,淳信三寶,好樂福利。伽藍數十,僧徒百余人,習學大乘教。國中大乘經典部數尤多,佛法至處莫斯為盛也。十萬頌為部者,凡有十數。自茲已降,其流實廣。”又,“瞿薩旦那國,崇尚佛法,伽藍百有余所,僧徒五千余人,并多習學大乘法教,王甚驍武,敬重佛法。自云,毗沙門天之祚胤也”。可見,這個“龍宮”也許就迦畢試國、瞿薩旦那國、斫句迦國等國王的宮殿。
  《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一載:
  慈氏,我滅度后,令阿難受持所說素
  達纜藏,其鄔波離受持所說毗奈耶藏,迦
  多衍受持所說阿毗達磨藏,曼殊室利菩薩
  受持所說大乘般若波羅蜜多,其金剛手菩
  薩受持所說甚深微妙諸總持門。
  阿難是佛的十大弟子之一,號稱“多聞第一”,他所受持的“素達纜藏”就是佛所說的經藏;鄔波離,又作優婆離,是佛的十大弟子之一,號稱“持律第一”,他所受持的毗奈耶藏就是律藏;迦多延,也作迦旃延,是佛的十大弟子之一,號稱“論議第一”,他所受持的阿毗達磨藏就是論藏;曼殊室利,即大智文殊師利菩薩,他所受持的是大乘佛教的般若波羅蜜多經;金剛手菩薩,即密跡金剛力士,他所受持的甚深微妙諸總持門是密教的陀羅尼;即通常說的真言咒語。那么,文殊受持的般若經有哪幾類呢?《金剛仙論》卷第一說有:
  八部般若:其第一部十萬偈(大品)、第
  二部二萬五千偈(放光)、第三部一萬八個
  偈(光贊)、第四部八千偈(道行)、第五部十
  千偈(小品)、第六部二千五百偈(天王問)、
  第七部六百偈(文殊)、第八部三百偈(金
  剛)……前之七部遣相未盡,但稱般若。此
  第八部遣相最盡,故別立金剛之名也。初
  第一部如來成道五年在王舍城說。次五部
  亦王舍城說。第七、第八部舍婆提城說。此
  金剛般若,唯須菩提蒙加設問,如來馳。
  這八部般若就是大品般若、放光般若、光贊般若、道行般若、小品般若、天王問般若、文殊般若、金剛般若。因為般若經的中心思想是講“空”、“無所得”的,所以,佛教又說,文殊菩薩是大乘空宗的肇始人。
  清·弘璧在其《華嚴感應緣起傳·明圍山結集》中說:
  既已說經,必須結集。文殊師利與阿
  難等,赴鐵圍山,結集法藏。部類品會中有
  十類經。一略本經,二下本經,三中本經,
  四上本經,五普眼經,六同說經,七異說經,
  入主伴經,九眷屬經,十圓滿經。
  這里說的十類經,是指澄觀國師將華嚴經從狹至寬分成的十類。一、略本經,是指現在流傳的八十卷《華嚴經》和六十卷《華嚴經》。因為它是十萬偈下本經中的部分,故名。二、下本經,是指文殊與阿難于鐵圍山結集的摩詞衍藏,亦名大不思議經,即龍樹菩薩人龍宮見到的華嚴經上、中、下三本,下本有十萬偈四十八品,龍樹誦得,流傳于世。三、中本經,是龍樹人龍宮所見的四十九萬八千八百偈一千二百品本,故名中本經。四、上本經,亦是龍樹于龍宮中所見之經,有十倍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偈四天下微塵數品,故稱上本經。五、普眼經,即海云比丘所持之經。相傳若以海為墨、須彌為筆,書寫普眼法門一品中之廣門、一門中之—法、一法中之廣義、—義中之一句,也不能盡,故名普眼經。六、同說經,是說佛就百億同類世界中的主伴,同轉無盡法輪,故名。七、異說經,是指佛就異類世界的眾生,現身說法,施設不同,故稱異說經。八、主伴經,這是說毗盧遮那佛與十方諸佛互為主伴,重重無盡而說此經,故名主伴經。九、眷屬經,是指佛對那些不能接受圓頓一乘大法的下機劣根者,隨宜說三乘教法,引入此門,即此經的方便法門,故稱眷屬經。十、圓滿經,是圓融上述諸本為一無盡大修多羅海,隨一會一晶一句一文都攝一切,無有分限,故稱圓滿經。
  《華嚴經》是大乘佛教的重要典籍,是佛為文殊、普賢等大菩薩說的自己的內證法門。其義理廣博,思想精湛。它不僅是華嚴宗的立宗經典,也是五臺山為文殊道場的依據,還是弘揚文殊信仰的主要經典,故在“中國的文殊信仰”中還要詳加闡述。
  《阿育王傳》卷第四說:
  帝釋告提頭羅吒,汝當護持東方佛
  法;復告毗樓勒,汝當護持南方佛法;告毗
  樓博叉,汝當護持西方佛法;告毗沙門天
  王,汝當護持北方佛法。
  帝釋,即釋提桓因,是忉利天之主,居于印度須彌山頂的喜見城,統領三十三天。提頭羅吒、毗樓勒、毗樓博叉和毗沙門,是他的四大神將,即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北方多聞天王。帝釋天命令他們,分別護持東、南、西、北四方佛法。它雖然是一種神話傳說,但卻反映了大乘佛教在興起過程中,與小乘佛教既相資相助,又相爭相斗,而得到四方王臣士庶護持,才發展壯大的歷史過程。
  大乘經典的流布
  佛教相傳,文殊、彌勒和阿難于鐵圍山結集大乘經后,便著阿閣世王寫就,交與沙竭羅龍王保存在龍宮之中。那么,是誰從龍宮中取出大乘經呢?據佛教典籍說是大名鼎鼎的龍樹菩薩。龍樹何許人也?據姚秦鳩摩羅什譯的《龍樹菩薩傳》載,龍樹,又譯為龍勝或龍猛,生于南印度毗達婆國的大婆羅門家族。關于他的生卒年代,有多種傳說,但還是可以大體定在公元二世紀末至三世紀間。他自幼聰明,在哺乳期間即聞《四韋陀》而領會其義,不但精通婆羅門教經典,而且對于天文、地理、圖緯、秘讖、醫藥、道術也有研究。因此,弱冠之年就馳名天下,但因年輕得志,產生了傲慢之心,過上了騁情極欲的淫蕩生活;然為時不久,即悟“欲為苦本,眾禍之根”,遂悔悟前非而“詣沙門受出家法。既出入山詣一佛塔,出家受戒。九十日中誦三藏盡”,并知其奧秘。之后,他又至北印度,“遂人雪山,山中有塔,塔中有一老比丘,以摩訶衍經典與之”。他“誦受愛樂,雖知實義,未得通利”。這一“雪山中塔”及“老比丘”,就是把他“接之人海,于宮殿中開七寶藏,發七寶華函,以諸方等深奧經典,無量妙法授之”的大龍菩薩。龍樹在龍宮認認真真地研讀了大量經典,收獲甚豐,既得到了諸經一相,又深入了無生,還具足了二忍,堅定了興隆大乘佛教的決心。于是,大龍菩薩將他送出龍宮,回到了南印度。耐南印度王總御諸國,相信邪見,奉事外道,毀謗正法。龍樹念曰:“樹不伐本則條不傾,人主不化則道不行。”湊巧,驕薩羅國的引正王招募宿衛,龍樹即應征為宿衛將令。他以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工作和辯才無礙的聰明機智感動教化了引正王,使王皈依了佛教、護持了正法。王還讓他在其國內的黑峰山大洞院及城南的精舍內,研究方等,釋經著論,破邪顯正,廣弘大乘佛法。他的著作極豐,僅傳譯到我國的就達數十種百余卷之多。其中重要的有《大智度論》百卷、《十二門論》一卷、《中論》四卷、《十住毗婆沙論》十七卷、《十八空論》一卷、《大乘破有論》一卷、《菩提資糧論》六卷、《菩提心離相論》一卷、《廣大發愿論》一卷等等。其造論之多,世所罕見,遂有“干部論主”美稱、中觀派祖師、付法藏第十三祖、八宗之祖。師之著作多是大乘佛教的根本教理,因此說,他是大乘佛教的理論家、奠基人、文殊法門的傳人。
  上述龍樹從龍宮取出隱藏了六百余年的大乘經典之說,學界認為不是史實,那么,其歷史事實如何呢?大眾部結集的《增一阿含經》卷第一《序品》中說:
  尊者阿難作是意,如來法身不敗壞。
  永存于世不斷絕,天人得聞成道果。或有
  一法義亦深,難持難誦不可憶。我今當集
  此法義,一一相從不失緒。于大眾中集此
  法,即時阿難升于座。彌勒菩薩稱快哉,諸
  法義合宜配之。更有諸法宜分部,世尊所
  說各各異。菩薩發意趣大乘,如來說此種
  種別。人尊說六度無極,布施持戒忍精進。
  禪智慧力如月初,逮度無極睹諸法。諸法
  甚深論空理,難明難了不可觀。將來后進
  懷狐疑,此菩薩德不應棄。阿難自陳有是
  念,菩薩之行愚不信。除諸羅漢信解脫,爾
  乃有信無猶豫。四部之眾發道意,及諸一
  切眾生類。彼有牢信不狐疑,集此諸法為
  一分。彌勒稱善快哉說,發趣大乘意甚廣。
  或有諸法斷結使,或有諸法成道果。阿難
  說曰此云何?我見如來演此法。如是阿含
  增一法,三乘教化無差別。契經一藏律二
  藏,阿毗曇經為三藏。方等大乘義玄邃,及
  諸契經為雜藏。
  由這一《序品》偈語看來,大眾部在結集時已談到了“大乘”、“菩薩”、“六度”、“三乘”等大乘義理,而且還告訴我們雜藏中的“方等經”就是大乘經典。不僅如是,就是小乘律藏的《四分律》卷第五十四中也說:
  如是生經、本經、善因緣經、方等經、
  未曾有經、譬喻經、優婆提舍經、句義經、
  法句經、波羅延經、雜難經、圣偈經,如是
  集為雜藏。
  雜藏是由十二部經構成之經,方等經就是其中之一。《分別功德論》卷第一說:“諸方等正經皆是菩薩藏中事。先佛在時已名大士藏。”大士藏就是大乘經典。因此說,雜藏的成立,就開了大乘經的先河。
  那么,何謂方等經呢?智旭法師在《閱藏知津》卷二中說:
  方等,亦名方廣。于十二分教中十一,
  并通大小,此唯在大。蓋一代時教,統一二
  藏收之:一、聲聞藏,二、菩薩藏。阿含、毗
  尼及阿毗曇,屬聲聞藏。大乘方廣屬菩薩
  藏。是則始從華嚴,終大涅槃,一切菩薩法
  藏,皆稱方等經典。今更就大乘中,別取獨
  、就大乘者,名華嚴部;融通空有者,名般
  若部;開權顯實者,名法華部;垂滅談常者,
  名涅磐部;其余若顯若密,或對小明大,或泛明
  諸佛菩薩因、果、事、理、行、位、智、斷,皆此方等
  部收,非同流俗訛傳,唯謂八年中所說。
  方廣經,就是廣大平等的大乘經。按智旭法師說,它包括華嚴部、般若部、法華部、涅槃部、大集部等經。若按尼泊爾的方廣經說,它有八千般若頌、華嚴行愿品、華嚴十地品、楞伽經、妙法蓮華經、普曜經、金光明經、三摩地王經、如來密經等9部經。這些經典就是大乘初期所出之經。
  大乘經數多量大,決不是一時、一地、一人、一派、一系所能完成的,它總有一個口授、傳誦、記錄、編集,乃至定型、流布的過程。下就分別述之。
  般若經典
  前面說過,般若波羅蜜多經有8部,其中心思想是一切皆空。一切皆空的思想首先是由大眾部、一說部的“生死涅架皆是假名、無有實體”發展來的,而大眾部活動的主要地點是案達羅國,案達羅國在印度的南方。因此說,在公元一世紀時,南印度已有了般若經的存在。若從我國的譯經史看來,小品般若、大品般若和金剛般若,確實是在公元150年前就已存在了。由此可知,大乘運動最早興起于公元前后的印度東南方,其中大小案達羅國就是大乘的發祥地。如《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三0二載: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甚深般
  若波羅蜜多,佛滅度后何方興盛?”佛言:
  “舍利于,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我滅度后至
  東南方當漸興盛。”“后從東南方轉至南
  方,當漸興盛”;“復從南方至西南方,當漸
  興盛”;“后從西南方至西北方, 當漸興
  盛;”“后從西北方轉至北方,當漸興盛”;
  “復從北方至東北方,當漸興盛。”“彼方當
  有住菩薩乘,苾芻、苾芻尼、鄔波索迦、鄔
  波斯迦、國王、大臣、長者、居士。能于如是
  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深生信解、書寫、受
  持、讀誦、修習、思惟、廣說。復以種種上妙
  華鬟、涂散等香、衣服、瓔珞、寶幢、幡蓋、
  伎樂、燈明,供養、恭敬、尊重、贊嘆如是般
  若波羅蜜多。彼由如是勝善根故。”
  “舍利子,我滅度已后時后分后五百
  歲,甚深般若波羅蜜多于東北方大作佛事
  ……當廣流布”。“諸善男子善女人等,若
  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深生信解、書寫、
  受持、讀誦、修習、思維、廣說。當知彼善男
  子善女人等久發無上正等覺心,久修菩薩
  摩訶薩行,多供養諸佛,多事諸善友,所種
  善根皆已成熟”。
  從佛所說的這段預言看來,《般若經》興盛于印度東南方,后依次流布到南方、西南方、西北方、北方、東北方。其興盛流布的原因是這些地方有菩薩乘的四眾弟子及具有善根的國王、長者、居士的崇信、護持、修習、宣傳。又說佛滅度后500年,即公元一世紀中葉,“東北方大作佛事,當廣流布”,其原因是彼方善男信女的善根已經成熟。若從西域佛教的歷史上看,此時,《般若經》確已傳到了安世高生活的安息國內。又,《大唐西域記》卷第十載:
  南印度有案達羅國,土地肥沃,稼穡豐盛,氣候溫暑,風俗猛暴,語言辭調異于中印度,文字軌則大同。伽藍二十余所,僧徒三千余人。國都瓶耆羅城側有大伽藍,重閣層臺,制窮剞劂,佛像圣容,麗極工思。伽藍前有石宰堵波,高數百尺,為阿折羅羅漢所建。伽藍西南還有阿育王所建宰堵波,如來在昔于此說法。又此西南二十余里至孤山,山嶺有石宰堵波,陳那在此作因明論,深受國王尊敬。當陳那入定時,“妙吉祥菩薩知而惜焉。欲相警誡,乃彈指悟之而告曰:“惜哉!如何舍廣大心為狹劣志,從獨善之懷棄兼濟之愿,欲為善利,當廣傳說慈氏菩薩所制《瑜伽師地論》,導誘后學,為利甚大。”陳那受其化文殊的指點,作《廣因明論》,但恐學者懼其文微辭約,乃舉其大義,綜其微言,作《因明論》,以導后學。自茲以來,則宣揚瑜伽。從此南行千余里,至那羯磔國。此國又名大案達羅國,土地膏腴。稼穡殷盛。氣候溫暑,人貌厘黑,性猛烈,好學藝。伽藍鱗次,荒蕪已甚。存者二十余所,僧徒千余人,多習大眾部法。案達羅國,在印度南方,據世友之《異部宗輪論》說,佛滅后第二百年滿時,大眾部的大天就是住在此國的制多山,以其“余所誘五事”曾引起僧人們的爭論,分裂出制多山部、西山住部和北山住部等三部。這就說明大眾部是大乘佛教的先驅,案達羅國是大乘佛教的發祥地。案達羅國是從公元前232年——公元225年間案達羅王朝統治的國家。在公元200年時,該王朝曾特意保護著名的佛教遺跡阿摩羅婆提大塔的建設和阿旃多窟的初期開掘。又于耶耆那舍利王時,將黑峰山洞窟贈于大乘佛教的名宿龍樹菩薩,且予以保護。因此說,該國特別羯磔國對于大乘佛教的興隆,尤其是《般若經》的興盛流布貢獻極大。
  又,這里提到“陳那受其化文殊的指點”,棄獨善之懷,從兼濟之愿,改學大乘法,并改革古因明的五支作法為三支作法,創立了新因明。自茲以后,他大力弘揚瑜伽學說。這里還提到的“化文殊”,就是文殊菩薩以其廣大的神通力變化的菩薩身。這說明至遲到陳那時代(5—6世紀時)案達羅國已興起了對大智文殊師利菩薩的崇拜和信仰了。
  華嚴經
  前面談了龍樹菩薩從南印度某山佛塔取出大乘經,即南印度案達羅國,尤其是那羯磔國般若經的流布‘隋況;下面就龍樹菩薩于“雪山中塔’取出大乘經后,其中《華嚴經》的流布情況。
  隋代高僧吉藏法師在其《三論玄義》中說:佛滅二百年頃,大眾部摩訶提婆移住央崛多羅國,此部將《華嚴》、《般若》等大乘經雜三藏中說之。央崛多羅國在摩竭陀國北面,是大眾部傳播大乘經之地。唐代沙門法藏在其《華嚴經傳記》卷第一中說,文殊結集大乘經后,就放在了海龍王宮,六百余年未傳于世。這個海龍王宮是什么?在哪里呢?《西域記》云,龍樹菩薩往龍宮,見《華嚴大不思議解脫經》有上中下三本。其上中二本及普眼等,并非凡力所持,故隱而不傳,下本有十萬偈四十八品,龍樹取出,并依此造《大不思議論》十萬偈、而《十住毗婆沙論》就是其中的部分作品。那么,這個龍宮究竟在哪里呢?
  由《開皇三寶錄》和《大唐西域記》卷第十二中的引文看來,大乘經典的保存地,即龍樹菩薩去的龍宮,大概就是印度北方雪山附近的西域諸國,如遮拘迦國、瞿薩旦那國等,即現在我國新疆的于闐及其附近地區。
  其瞿薩旦那國的毗盧折那阿羅漢是否是毗盧遮那佛的雛形呢?也未可知。事實上,晉譯六十《華嚴》和唐譯八十《華嚴》都是從于闐請來的。至于唐代般若三藏所譯的四十《華嚴》,其原品《入法界品》則是南印度烏荼國王于公元795年獻給唐德宗的。這里的烏荼國就是現在的尼泊爾地方。該《經》就是尼泊爾奉持的九部大乘經典之一。《經》中的“覺城”就是《西域記》中的馱那羯磔迦國,其城東的婆羅樹林塔,可能就是現在的阿摩羅知塔。由此看來,此品的成立是在南印度。但由前述看來,大部《華嚴經》的編纂則是在以于闐為中心的西域諸國。因此說,《華嚴經》的流布是以南印度的烏荼國和西域的于闐為中心,逐漸向四面八方傳播的。
  那么,《華嚴經》是在何時編輯成的呢?
  日本華嚴學的權威學者高峰了知在其《華嚴思想史》中說:“有關華嚴系統的最古譯本是:竺法護以前的《兜沙經》、《菩薩本業經》。”而《兜沙經》恰是《華嚴經》中《如來名號品》和《光明覺品》的部分,它是后漢支婁迦讖(147一?)于靈帝光和、中平年間(178—189)譯出。又,龍樹菩薩在《大智度》卷第二十九中提到《漸備經》,其卷第一百中提到《不可思議解脫經》。這兩部經就是《華嚴經》中的《十地品》和《入法界品》。由這二段引文看來,在公元150年前后,即龍樹菩薩之前,《華嚴經》的主要內容《名號品》、《光明覺品》、《十地品》和《入法界品》,即已成立,但還不夠完備。若從東晉義熙十四年(418)三月,佛陀跋陀羅譯出六十《華嚴經》來看,《華嚴經》又經歷了150余年才漸次組成現行的《華嚴經》。
  其它大乘經典
  與文殊菩薩密切相關的般若經和華嚴經的成立時間、地點及其流布情況,已于上述。下面將與文殊菩薩有些聯系的大乘經典也作一簡略概述。
  《法華經》是天臺宗的立宗依據,它有梵文本和漢譯本兩種,梵文本是從尼泊爾或西藏得到的。若拿漢譯本和尼泊爾本及基爾基得本比較,《法華經》的成立經歷了四個階段:一是成立偈頌,二是發展成長行,三是增補長行,四是增補《累囑品》以下諸品。從《大乘佛教成立的社會背景》一文看來,《法華經》成立的最早年代,約在公元四十年。《法華經》的核心部分,在公元一世紀中已經存在。《法華經》前二十二品部分,于公元一百年前已告成立。現存的二十七品《法華經》則是在公元150年前成立。而其成立的地點,據日本小野玄妙的《佛教的美術與歷史》說,當在“犍陀羅或迦畢試附近”的印度西北和西域諸國。
  《無量壽經》是凈土宗的立宗經典之一,據有關學者研究推測,它可能是在公元2世紀前犍陀羅地方的化地部編輯成的。《觀無量壽經》是對《無量壽經》的發展,它及《阿彌陀經》都是凈土宗立宗的依據。《觀無量壽經》可能是在第四世紀末于中亞細亞成立的經典,因為這地方考古發現很多有關地獄圖的繪畫遺品。至于《阿彌陀經》的成立,據《歷代三寶紀》卷五和《開元釋教錄》卷二說,當“為《無量壽經》諸譯中成立最早之一部”。
  《涅槃經》,亦名《大般涅槃經》,其卷七中載: “佛告迦葉,我般涅架七百歲后,是魔波旬漸當壞亂我之正法。”由佛這一預言看,“佛涅架七百歲”后,正是古印度笈多王朝(320 470)時期。這個王朝崇信婆羅門教,排斥佛教,所以該《經》中處處載有“佛教被損害”的情形。由此推測, 《涅槃經》大概成立于公元四世紀。其地點大致是笈多王朝統治的中印度一帶和局賓等地。
  《大集經》是由諸多篇經集合成的經典。因此,它的成立年代有前有后,大概說來當在公元二三百年前后。至于將同類性質的經典集為叢書,成為《大集經》,大約是在公元四世紀時,但也有人認為是在公元五世紀之后。其成立的地點,以諸經的不同而有異,大概說來可能是沙勒國、北印度,特別是于闐可能就是集成《大集經》的地方。
  律藏是關于佛教戒律的經典,其分為小乘律藏和大乘律藏兩種。小乘律藏主要是指《四分律》,凡六十卷,為姚秦佛陀耶舍和竺佛念于公元410 412年在長安譯出。原為古印度上座部的法藏部所傳的戒律,主要是講比丘250戒、比丘尼348戒及自恣、犍度、五百結集、七百結集等,系佛陀寂滅百年頃,法正尊者采集上座部律藏中的契同己見者,編輯而成。以法正又名法護,音譯為曇無德,故又稱曇無德律。大乘律藏,即是《梵網經》,全名《梵網經盧舍那佛說菩薩心地戒品第十》。其主要內容是講菩薩修道的階位及應受持的十重禁戒、四十八輕戒的戒相,它不同于小乘戒律,無出家、在家之別,主張眾生依照共通之戒,并以佛性之自覺為特色。相傳為后秦鳩摩羅什所譯,但因流傳、著者之史實不詳,所載多引用他經,故被推定為不是譯自梵夾,而是我國劉宋(420-479)末年偽造的經典。
  《大日經》和《金剛頂經》,是密教的主要經典。《大日經》,凡七卷三十六品。其梵本是沙門無行自天竺學成歸來時帶回,藏于長安華嚴寺。后善無畏和一行三藏從中選出三千頌,于開元十二年(724)在長安大福寺譯出。其中前六卷三十一品主要是說明密教的基本教義,第七卷五品主要是講密教的供養法。全經的宗旨不外是“菩提心為因,大悲為根,方便為究竟”三句。相傳此《經》也是龍樹菩薩從南天竺鐵塔中取出的十萬頌經。《大日經》是密宗胎藏界的根本大經,《金剛頂經》是密宗金剛界的根本大經,凡三卷,為唐代不空三藏所譯,主要是講金剛界如來人金剛三摩地出生金剛界三十七尊,禮贊如來,建立金剛界大曼荼羅的儀則,導引弟子人曼荼羅之法,并說羯摩曼荼羅、三昧耶曼荼羅和法曼荼羅等法。
  參考文獻:
  [1]印順.大乘佛教之導源,現代佛學叢刊(第98冊)大乘佛教之發展田.1979.4.
  [2]吉藏.三論玄義,大藏經(第45J~)[Ml東京:大正一切經刊行會,大正14年.
  [3]水谷幸正.初期大乘經典的成立,現代佛學叢刊(第98冊)大乘佛教的發gtU].1979.4.
  [4]呂澂.印度佛學源泉流略講[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9.
  [5]大藏經(49冊).歷代三寶記(卷12)[M)東京:大正一切經刊行會,大正14年.

相關閱讀

2014 五臺山佛教協會

晉ICP備14005504號

© 2014-2016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admin@wtsfjxh.org

真钱棋牌 合作市| 德钦县| 北京市| 宁乡县| 堆龙德庆县| 林甸县| 深泽县| 平罗县| 盈江县| 山阳县| 独山县| 万盛区| 柳林县| 长葛市| 南皮县| 铅山县| 高安市| 福泉市| 盐亭县| 修武县| 大渡口区| 涪陵区| 明星| 商水县| 抚顺市| 台东市| 中超| 浠水县| 乐山市| 龙江县| 怀柔区| 吉木乃县| 锡林浩特市| 辽宁省| 远安县| 龙井市| 太仆寺旗| 商都县| 上虞市| 仙桃市| 陈巴尔虎旗| 辽阳县| 环江| 惠水县| 洮南市| 鄂温| 买车| 吉林省| 宁强县| 天津市| 云霄县| 仲巴县| 吉隆县| 高清| 天等县| 邮箱| 桐城市| 资源县| 天峻县| 菏泽市| 循化| 长岭县| 阜阳市| 德安县| 确山县| 苏尼特左旗| 称多县| 理塘县| 象州县| 新建县| 陆丰市| 石渠县| 扎鲁特旗| 兰州市| 西乌| 津南区| 赤壁市| 栾城县| 德州市| 江城| 巴林左旗| 盘锦市| 西贡区| 蕉岭县| 黄山市| 措勤县| 永寿县| 陵水| 湖南省| 德昌县| 科技| 本溪市| 扬州市| 永福县| 专栏| 盐城市| 福清市| 三台县| 大洼县| 石家庄市| 阜新市| 汝城县| 郎溪县| 青阳县| 三河市| 阳西县| 喀什市| 右玉县| 新昌县| 陇西县| 新巴尔虎左旗| 漠河县| 合阳县| 鄂尔多斯市| 新宾| 高雄县| 秦皇岛市| 化隆| 泽库县| 大余县| 齐河县| 西和县| 沙河市| 察哈| 太仆寺旗| 云和县| 中宁县| 荣昌县| 宝清县| 天津市| 长海县| 叶城县| 贞丰县| 静宁县| 土默特左旗| 柘荣县| 巩留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