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處:佛教在線
  • 發布日期:2014-07-02
\
臺山乃域內靈氣所鐘之境,為佛教稀有之區,常蘊神異之跡。慕道善士、清修釋子,率多心向往之;更有虔誠信徒,不畏旅途艱辛勞頓,以能依止此山、親登寶地為人生大樂。倘若不是河清海晏,盛世太平,國家政治安定,更兼諸多高僧大德、長老尊宿駐錫此山,怎能發展到今日如此繁盛局面?而位于臺懷靈鷲峰半山腰的圓照寺,就曾住有一位行持高峻、智慧超卓、善巧說法的密宗高僧清海法師,在此住持山門,闡揚宗風達13年之久,1991年圓寂于此寺。
清海法師,原籍河南省南陽市鄧縣林琶鎮,生于1922年中秋節,眼具雙瞳,人間稀見。俗姓吳,名清圓,父親以開鋪為生,家道尚可,但蒼天無情,變幻莫測,法師在5歲時,父母相繼謝世,孤苦無依,炎涼無常,迫不得已,只好獨立生活。一度為丐,藉以糊口;年歲稍長,就為一位叫戴芝厚的醫生牧牛割草,做些體力活兒。恰巧戴老先生是佛教信士,行醫之余,常在家里自設佛堂,手敲引磬,口誦《金剛經》。
師小,干畢雜活兒,就在外面諦聽,清脆悅耳的磬響伴著悠閑舒緩的讀經聲,對于一個無緣上學接受文化教育的孩子來說,無異為一種藝術的美餐,深深地吸引了他,使他幼小的心田就得到一種極為深刻而獨特的感染,使他少年好奇的心理、求知的愿望得到初步實現的良機。兼之法師賦性聰穎,天縱靈慧,未幾即能將《金剛經》背誦如流了。有時干活中間,師便獨自誦唱起來,久而久之,遂以為常。一日,天晴氣澄,云朵繽紛,微風過處,送來少年綹綹純潔天真的淺唱:“爐香乍熱,法界蒙熏,諸佛海會悉遙聞,隨處結祥云,誠意方殷,諸佛現金身。”“稽首三界尊,皈依十方佛。我今發宏愿,持此《金剛經》。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云何得長壽?金剛不壞身。復以何因緣?得大堅固力。云何于此經,究竟到彼岸。愿佛開微密,廣為眾生說”。
小清圓正唱得盡興、樂而忘我之時,戴老先生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十分詫異地問他是跟誰學的,唱得這樣流利好聽,師回答說:“跟您學的廠戴老先生心中更加詫異,急問:“你怎么跟我學的?”師又回答說:“你在屋里念經時,我在外面細聽,我是聽會的。”戴老先生聽罷,贊嘆地說:“這娃是個出家人廠之后,師就跟戴老先生學經,掌握一些佛學基本常識及念佛儀軌,經常到附近的香巖寺接觸領受佛門清靜莊嚴的僧侶生活。
17歲時,萌興出塵之志,于香巖寺禮如一為師,開始了真正的出家生涯。旋即奔入陜豫交界紫荊關蓮花洞削發為僧,后又進入陜西雙喜寺學修佛法。此間聞說能海上師于四川灌頂傳戒,大概宿緣在彼,深生喜悅之情,不辭萬里跋涉,翻山越嶺,風餐露宿,歷盡艱險困苦,數月奔波,方抵四川寶光寺。培福修慧,正式受戒,戒師為深德(又叫妙輪)。19歲時,受能海上師正宗灌頂,攜往成都近慈寺安居。從此清海和尚一直依止能海上師,未曾遠離,直到能海上師于1967年元旦示寂于五臺山,凡27年。
清海法師的佛學根基深厚,異于常僧,據他的徒弟海信說:“法師對于《往生咒》的念誦是無師自通、出自天授,而且尚在未出家之時,誰也沒有教他,他也沒有跟誰學過,就能完整無誤的念誦出來。法師志向遠大,愿力堅深,坐于法座講經說法的理想,屢屢現諸夢中。佛典浩繁,汗牛充棟,而所蘊含的義理又是幽深玄奧,若非大乘根器,超凡智慧,弘宣佛法的高尚事業何以承辦?
況且法師尚無接受過正規教育,對于佛教甚深法義,以至森羅萬象,涵義疊涌的方塊漢字,只有憑堅韌不撓的堅定信念、頑強勇猛的鉆研精神,以倍于常人的刻苦勤篤,開發出源源不斷的智慧和潛能,諳熟于心,融會貫通,形成正解,然后才能予以熟練的掌握和運用。清海法師的徒弟們對于其師父不可思議的文字理解、掌握和運用的能力,莫不深表欽佩,紛紛贊嘆其師父:“沒有一個字能難得住他!”且“講經最多”,流露出一股對法師恩德的無比敬信之情。清海法師為探求人生真諦、弘揚釋教真理乃至密宗的無上大法,孜孜追求,奮志蹈厲。這種精神的確難能可貴。
密宗,為中國佛教十大宗派之一,又稱為密教。傳說佛主釋迦牟尼涅盤以后八百年間,印度出了一位龍樹菩薩(一說是龍猛菩薩),打開釋迦佛留在南印度的一座鐵塔,取出密宗經典,從此密宗開始流傳于世。到中國唐玄宗的時代,由印度三位密宗高僧善無畏、金剛智、不空三藏傳入中國,漸成一大宗派,而金剛智被尊為印度密教五祖、中國密教初祖。另據西藏密教的傳說,認為釋迦佛一生說法,絕大部分是公開講說的,稱為“顯教”;至于能夠快速成佛的秘密修法,恐怕說出來會驚世駭俗,故此不肯明言,秘而未宣。
釋迦牟尼涅槃后八年,為了度世之心愿,遂以神通顯化,不再經過母胎而出世,又在南印度一個國度,正當國王夫婦在后園閑游時降生,國王夫婦看見池中巨蓮中間的一朵忽然放大,異乎尋常,傾刻之間,從這巨蓮的花蕊中跳出一個嬰兒,就是后來密教的教主——蓮華生大師。長大以后,娶妻生子,繼承王位,以種種神通威德治理國政。以后舍棄王位周游傳法,發現尼泊爾國王殘暴失德,便取而代之,待國家達于治平,便又飄然而去,當中國唐太宗時代,他便進入西藏,傳授秘密教法,從而使西藏成為佛國。他的傳法任務結束后,在西藏乘白馬升空而去,返回他的世外佛土。據說蓮華生大師永遠以十八歲少年的色相住世,始終不老,偶然嘴唇上留一撮小胡子,點綴他的莊嚴寶相。如此密宗,史稱為藏密。
藏密自產生以后,長期固守在西藏的封疆,元代時曾一度傳入中原地區,但亦只限于宮廷、王室統治階層之間,直到明清時代,漢藏互通款曲,才有藏密各派的知名喇嘛即活佛,親宋內地傳教。民國年間即有少數赴藏學習殊勝密法的漢僧,以受到政府駐藏辦事處的資助,才學通藏密。后來,回到內地弘揚密宗的,以法尊法師和能海上師成就最大。法尊法師著重從事翻譯,能海上師著重從事傳法。能海上師的出家因緣可以追溯到他供職北京將軍府期間,東渡日本考察政治及實業,見日本佛教盛行,以對佛教產生興趣,歸國后即常到北京大學聽講佛教哲學,感覺佛教博大精深,因而生起堅實信仰。于是認真研讀佛典,如獲至寶,驚嘆宇宙人生之奧秘,竟然全在佛法中,因而于1924年,毅然剃度出家,獻身佛教事業,以弘法度生為己任。
1926年,聞西藏經典甚富:內地少有傳譯,決心赴藏求法,先后兩次入藏,時間長達七年,備極艱辛,毫不退縮。雖在藏地生活,仍然堅持茹素,不沾葷腥。戒行之精嚴,世所罕見。法師學成后返回內地,發愿將藏語系佛教在漢地廣為弘傳。四川近慈寺和五臺山吉祥寺即為能海法師在漢地開創的兩個藏密金剛道場。1953年,能海法師率領清海、清佛、成佛、寂度等弟子來到五臺山清涼橋即吉祥寺。這期間,出家僧人響應黨的號召,農禪并重,在念經禮佛之余,參加生產勞動,以“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相自激勵,蔚為一時風氣。清海法師不僅學習修行極為精進,有“吃苦頭陀”之稱,而且對生產勞動亦十分擅長、熱愛,打草、植樹、種菜,樣樣居先,曾當過菜園組組長和吉祥寺的維那等職。
佛教歷史悠久,兩干余年傳承不息,法由僧弘,僧在法在,故師徒相授,迥非尋常,尤其是藏傳佛教的密宗,作為一般徒眾信仰的中心,上師的地位甚至可以比及釋迦本尊,又且活靈活現的上師較之器物塑的佛像,對于信徒更會產生直接的熏陶和教誡效果,因而密宗十分強調上師對于皈依者的加持作用。清海法師與能海上師師徒二人,自亦不能例外。
能海上師執著艱苦的求法經歷、樂以忘身的弘道精神、清凈莊嚴的道風戒德,強烈地感染著他、激勵著他、加持著他,使他不知疲倦為何如,茫茫法藏學海師尊矚,巍巍金剛寶座少年夢;菩提大愿督促他研讀經律論不輟息,無涯悲心鞭策他修行戒定慧不動搖。就是這樣,人生苦短,只爭朝夕,勇猛精進,努力行道。由于清海法師能夠如佛所說規范修習,于繁雜的密宗儀軌與課頌都能如法如律貫徹執行,且堪為眾范,具備管理組織才能,遂成為譽高德重的能海上師親自開辟的五臺山吉祥寺金剛道場的獨當一面的維那。
1966年,“文化大革命”運動開始,佛教作為一種封建意識形態,也遭遇到一場來自無產階級紅衛兵小將的審判和打擊,五臺山雖然處于深山老林,也未能幸免。浩劫降臨,佛門被難,時任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的能海法師,正住錫于五臺山臺懷中心區的善財洞,被紅衛兵圍攻批斗,劃為黑幫首領,備受種種凌辱折磨。法師始終不怨不憂,泰然處之,默觀眾生業力現前,深生悲憫,以為彼雖惱我,消我宿業,與我有緣,是我善知識,當今發菩提心。是年底,紅衛兵宣布:解散全山寺廟,僧人一律遣返原籍。法師認為世緣已盡,曾問左右,是否當走!均默然。至12月31日晚,照常參加政治學習,身體并無不適。半夜起床小解,同成宗和尚說:“明日代我請假,就說我不好了。”次日為1967年元旦,深德師起床,見法師搭衣擁被,結跏趺坐。呼之進早齋,不應;探視,早已寂然坐脫。
能海上師圓寂后,清海師痛失依怙,但依舊盡心維持寺院。一年之后即1968年,迫不得已,告別心中圣地五臺山,投靠湖北一遠房宗兄,以拉板車為生計。他身雖不在佛門,心卻永系佛教事業,以為順境逆境、順緣逆緣,皆要隨機施化,方便眾生。因此,私下不斷地為人講些佛教道理,不舍微細法,到處成道場,以淺顯明快的語言,宣說佛教至為難懂的高深義理,使與他相處過的人都能感到佛法的真實無邊以及對他產生親近的心理。他道心堅忍,保持戒德,不為外物所轉。一有空暇,即念誦經典;一有積蓄,就寄給清涼橋的證真和尚。無論漂泊何處,始終不忘佛門,報佛宏恩,利樂有情,表現出一個釋子慣常葆有的恬淡心靈和慈悲濟物的菩薩精神。
1978年,徹底結束“文化大革命”,恢復實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9月,清海法師終于回到他時刻莫或忘卻的五臺靈境,接受佛教協會的安排,住錫于靈鷲峰腰廣宗寺。當他來到廣宗寺時,滿目凄涼破敗,一片狼藉不堪,塑像殘缺不全,僅有幾個和尚,勉強香火供佛。所幸的是英明的黨中央果斷粉碎“四人幫”禍國殃民的罪惡陰謀,大刀闊斧地撥亂反正,正本清源,使那些乘潮泛濫的跳梁小丑遁離圣地。清海法師是一位遵佛所制和宗教感情強烈的僧人,莊嚴佛剎、利樂有情是他終生難以更改的職志,面對廣宗寺的現實局面,他萌生大愿:一定要將廣宗寺建成一處清凈莊嚴的文殊道場,上求圓滿佛道,下化煩惱眾生,以完成被浩劫中斷之夙志。
廣宗寺為明代建筑,其大佛殿因殿頂全部覆蓋銅瓦,“鱗鱗萬瓦五峰中,不用泥燒用鑄銅”,顯得別具一格,故又稱銅瓦殿。廣宗寺地面狹窄,實是一座小巧玲瓏的廟宇。解放前是五臺山青廟十大寺之一。相傳廟前坡中長有一顆不大不小的樹,根歪枝斜,人們稱為歪脖樹。老僧見其不雅,有損寺容,便命人砍伐,可是剛鋸兩下,鋸條斷為兩截,換鋸條再鋸,即從鋸的地方滴滴答答淌出血來。鋸工十分驚畏,連忙稟告老僧。老僧看罷,雙手合十,連稱“罪過!”。周圍參觀者也附和著說:“這是神樹,豈敢鋸斷?”便有人在樹前設云桌,立神位,擺香爐,陳供品,求神樹保佑,莫向人間撒災。后來消息廣為傳播,無錢治病的人家紛紛來此祈討靈丹妙藥。不久,樹枝被折光,樹皮被剝盡,只剩干瘡百孔的樹干和樹根留在那里。但遠道而來的乞靈者,既無枝可折,又無皮可剝,便圍繞樹干和樹根“求藥”,求藥者絡繹不絕,蜂涌而至,使廣宗寺香火旺盛,成為十大寺之一。
著名的藏傳佛教譯著大師、曾擔任中國佛學院院長的法尊法師的出家母寺即為此寺,1980年圓寂后遵師遺囑將靈骨塔建在此寺。為修復廣宗寺宇,清海法師決定首先莊嚴佛像,經過艱苦不懈的刻意經營,廣宗寺面貌煥然一新,天王殿四大天王、彌勒菩薩、韋陀護法神濟濟一堂;大佛殿華嚴三圣、西方三圣端坐蓮臺,莊嚴相好,十八羅漢排列兩廂,顯得規整肅穆,令人贊嘆。其中彌勒菩薩端坐在天王殿的前列,坦胸露腹,笑容可掬,極富感染力,令人生歡喜心。彌勒,又譯作慈氏,名阿逸多,義為無能勝。彌勒菩薩是公元前六世紀人,與釋迦牟尼同時,生于印度波羅奈國劫波利村波婆利大婆羅門家。他生而相好莊嚴,聰慧異常,相師說他“此兒具是輪王相,長大必然要當轉輪圣王”。消息很快傳到國王耳里,滿朝文武惶恐異常,怕國內要發生政變,急欲覓之殺害。其父預感大禍臨頭,即將其藏于舅氏家。
及長,舅氏慮其禍終不能免,即令其見佛聞法,從佛出家。彌勒由于從小生活在經濟富裕的族氏當中,出家后依然交游族姓,喜愛穿著。如國王將一件金縷袈裟供佛,佛將它賞賜諸比丘,誰都不敢接,唯彌勒受之,并天天穿在身上,到處乞食。彌勒菩薩十分重視慧學,卻不與小乘比丘為伍、生活或修學,而是常與文殊、普賢、觀音、大勢至等大菩薩同事,因此在大乘法會上,彌勒都占有重要的地位。釋迦牟尼對彌勒總是另眼相看,并選擇彌勒為接班人,予以授位,次當作佛。彌勒以修慈心觀而聞名,對一切眾生絕不起殺想,而是抱定“寧破骨髓出頭腦,絕不瞰食眾生肉”的堅定立場,因此釋迦牟尼佛對他贊嘆備至,無以復加。彌勒精神主要體現在艱苦條件下,行菩薩道,著重利他,于利他中實現自利,完成佛國的依正莊嚴。
待廣宗寺修復完畢后,清海法師徒弟日眾,遂于1984年初,移錫不遠處的圓照寺。圓照寺不比廣宗寺,它是一座大寺,占地面積1.26萬平方米,分三層院落,依次升高。始建于元,時稱普寧寺。明永樂初年,尼泊爾高僧實哩沙哩來華宣揚佛法,初封為“圓覺妙應輔國光范大善國師”,并賜與金印、寶幡。實哩沙哩來到五臺山,就在普寧寺坐靜修行,弘揚密教。
明宣德元年,宣宗朱瞻基又將他請入京都,廣宣密法,聽聞之者,莫能盡信,未睹其幽玄之精華,實哩沙哩見機緣不契,遂請辭歸五臺山,皇帝懇勸留住北京,他卻堅執要辭,皇帝未予許可,夜間高僧度慮法演至此,何以宣化?翌日示寂。宣宗懊悔不已,哀痛殊深,御祭火化,敕分舍利為三,一遣內監同山西太原布政使造塔復祭;一在京都之西建塔藏之,啟建真覺寺以為道場;一在五臺山普寧寺建塔藏之,并重修此寺,賜名為圓照寺。至今實哩沙哩的舍利紀念塔保存完好,屹立寺內。塔為金剛寶座式,高23米,四角小塔,相與拱衛,造型奇特,蔚為壯觀。
清海法師來到圓照寺,與初到廣宗寺時,情形相差無幾,寺容寺貌,不忍目睹,師之心愿更加深切,兼之其時國家大規模投資維修五臺山的寺廟,遂生起完成能海上師遺教,啟建藏密金剛道場之宏偉設想。在天王殿內,補塑了四大天王像,新塑了彌勒菩薩和韋陀菩薩像;在大雄殿,補塑了三世佛像、三大士像及十八羅漢像;在都綱殿(也叫后大殿)內,新塑了宗喀巴大師和其二大弟子像以及四臂觀音像、毗盧佛像。現今由當家師海信和尚主持建成的五百羅漢堂和藏經樓;,亦是由清海師發心募捐興起,遺憾的是殿剛破土而師忽圓寂,撒手而去。此外于實哩沙哩塔維修粉刷兩次。從1985年開始,還陸續維修中臺頂和南臺頂的寺宇,總括廣宗、圓照二寺一共拿出資金50余萬元。
清海法師時刻不忘能海老上師的遺教,于顯密各宗,次第修習,深入法要,貫通融會。1978年再上五臺后,整理能海上師的遺稿,發心弘傳西藏宗喀巴大師創立的格魯派的教法,啟建無上殊勝的密宗金剛道場。早在廣宗寺時,他已開始傳戒收徒,講經說法,培育僧才,續佛慧命。他為法忘軀,不顧個人身患疾病,經常帶病為僧眾開演大法。他認為欲想佛法久住世間,非得著力培養僧才,弘揚戒律不可。這是因為有僧人才能續佛慧命,持戒才能生十種利益。
所以,他常說:“法律雖嚴,不斬無罪之人;戒條繁多,盡為成道階梯。倘若信守佛法,舉止動措自與戒律無違;倘能振發菩提大愿,闡揚圣教,心念行為不期然與毗尼相合,即會辦道成佛。”因此,清海法師特重戒律,要求也相當嚴格。他曾為弟子們講過《比丘日誦》、《比丘戒本》、《律海心要》、《四分律》等等。所以,他的弟子們也都十分重視戒律的修持,個個都很講究威儀,即使極微細的戒律,也都秋毫無犯。因此,人們說該寺是五臺山戒風純正的一個典型道場。
清海法師不僅重視戒律,以身作則,而且還經常為弟子們講解密教經論。自1978年以來,就講解了《大般若經》、《緣起贊》、《大日經》、《金剛頂經》、《蘇悉地經》、《瑜祗經》、《要略念誦經》和《現觀莊嚴論》、《中觀論》、《因明論》、《俱舍論》、《菩提道燈論》、《菩提道次第廣論》、《菩提道次第略論》、《密宗道次第廣論》等等,使弟子們學到了密教,特別是藏密中的黃教理論,樹立了“緣起性空”的世界觀,掌握了對顯密二教的修持方法,建立了真正的金剛道場。

2014 五臺山佛教協會

晉ICP備14005504號

© 2014-2016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admin@wtsfjxh.org

真钱棋牌 凯里市| 勐海县| 南郑县| 鄱阳县| 米易县| 东乡县| 大关县| 林州市| 荃湾区| 洛宁县| 黔南| 阳泉市| 雷山县| 额济纳旗| 华宁县| 南投市| 阳江市| 西安市| 赞皇县| 兰考县| 东辽县| 阳江市| 合川市| 新丰县| 涿州市| 临沭县| 龙山县| 大宁县| 榆林市| 吴川市| 永吉县| 蒙城县| 新化县| 竹溪县| 邵阳县| 保亭| 临江市| 东平县| 杭锦旗| 冕宁县| 广汉市| 华安县| 毕节市| 浮山县| 礼泉县| 嘉祥县| 金华市| 荥经县| 宁武县| 定陶县| 始兴县| 城固县| 凯里市| 广德县| 晴隆县| 陕西省| 府谷县| 贵州省| 内黄县| 玛多县| 晋州市| 汾阳市| 大足县| 天津市| 彰化市| 寻乌县| 休宁县| 平原县| 义乌市| 南投市| 项城市| 蒙自县| 历史| 洪江市| 云和县| 河南省| 崇仁县| 应城市| 五常市| 凤台县| 瑞安市| 成武县| 沅江市| 宜州市| 平南县| 湟中县| 博湖县| 浦江县| 封开县| 沂水县| 泰兴市| 文登市| 林甸县| 永春县| 曲松县| 奈曼旗| 遂川县| 台安县| 婺源县| 双鸭山市| 红河县| 石门县| 黔西县| 开平市| 黄陵县| 资兴市| 乡宁县| 赞皇县| 南安市| 龙里县| 柘城县| 秭归县| 梓潼县| 东宁县| 南岸区| 定南县| 三门县| 鹤庆县| 叙永县| 通化市| 湘潭市| 南投县| 泰州市| 广汉市| 卓尼县| 和顺县| 达拉特旗| 肥东县| 黄浦区| 达尔| 揭西县| 高要市| 盘山县| 吉隆县| 彰化市| 镇坪县| 荔浦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