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廬山東林寺的高僧慧遠,是當時南方佛教領袖,以學問和品行馳名天下。北朝時又出了一位慧遠,也是一位義學名僧,當周武帝滅齊廢佛時,勇敢地站出來與周武帝抗辯,護持佛教,不顧生命,因而名重一時。
北朝的這位慧遠俗姓李,祖籍敦煌,后居上黨(治今山西長治市北)高都(今山西晉城縣附近)。自幼喪父,受叔叔撫養,教以仁孝。7歲入學,以聰明見稱,學習進步遠過于同學。13歲出家,住澤州(澤州為唐行政區,治今山西晉城縣北)東山古賢谷寺,拜名僧僧思禪師為師,很受僧思禪師賞識。后隨僧思禪師遷住懷州(唐政區名,治今河南沁陽)北山丹谷,學習經義,鉆研很深,凡發問都是經中玄隱深奧的問題。僧思禪師贊揚他日后必能成器。
16歲那年,慧遠隨教授師湛律師到鄴都進修,廣泛學習大小經論,經常參加義學名僧的講座,尤其注重大乘經論的研討,以勤學好問,鉆研深刻,開始受到佛學前輩們的好評。滿20歲時,由昭玄大統法上為他受具足戒,昭玄都順法師作教授威儀之師,佛教領袖慧光門下的十大弟子都作為證戒法師。鄴城的高僧碩望,幾乎都參加了慧遠的受具足戒儀式,被時人認為光榮至極。
受具之后,慧遠花了5年時間,專門向大隱律師學習《四分律》,由此有了很深的律學修養,一些疑難積案讓他剖斷,他都斷得合情合理,博得眾口一詞的贊揚。此后他又專從法上學問,歷時7年,純熟地掌握了法上傳授的《涅槃學》、《地論學》和律學的理論,成為聲譽雀起的義學新秀。于是辭師離鄴,率領一批學徒回到老家高都縣的清化寺,受到高都僧俗大眾的熱烈歡迎,為他營造了寺宇講堂,供他說法傳教。
北齊承光二年(578年)春,周武帝攻滅齊國,便把北周境內已經實行了三年的廢佛政策推廣到北齊。他下令將北齊的高僧大德都召集到皇宮,自己親升高座與眾高僧們討論是否應該廢佛的問題。與會的北齊高僧,自昭玄大統法上以下,共有500多人,慧遠也在被召之列。說是討論,實際上是讓諸僧前來訓話。宮門兩旁重兵把守,刀槍相向,殺氣騰騰。眾僧在林立的刀槍劍戟下魚貫入殿,膽小的早已嚇得魂飛魄散。進入殿內參見周武帝甫畢,便聽武帝凜然發話道:“朕受天命,養育兆民。然而世上流傳的三教,影響極廣。考尋其義理,有許多與治化相悖之處。現在準備盡行加以廢除。
唯有六經儒教,宣傳的是治國平天下的道理,主張禮、義、忠、孝,有益于社會人生,所以須加保存扶助。況且佛經有言:‘真佛無像。’既然這樣,信佛也只須面對太虛,遙敬表心即可。現在佛徒卻到處建造宏偉的寺院、塔剎,希望這樣能帶來福祉。這些寺塔都是無情之物,如何能夠賜予恩惠?可嘆的是愚民迷信,不惜竭盡財貨,廣興寺塔。這都是虛費徒勞的事,不值得保留。
所以我命令,凡是經像,一概廢滅!另外,父母恩重如山,沙門卻不敬父母,最為悖逆,國法難容。自今沙門盡皆還俗,退還其家,以崇孝道。我的意見如此,你們諸大德有什么看法?”武帝的話,字字句句,斬釘截鐵,語氣間含有不容抗拒的威懾力。法上等500余位僧人,都感到王力難違,進諫絕無效果,各各默然無語。武帝見大家不敢答話,進一步增加壓力,頻頻催促答詔。
眾僧相顧失色,都怕有不測之禍,更是作聲不得。在此緊張尷尬氣氛之中,忽然響起了一個洪亮的聲音:“陛下統臨大域,得一居尊。隨俗致詞,憲章三教。詔云:真佛無像。這話確與佛經的教導相符。但是有耳目的生靈,卻要依賴經籍才知佛法,憑借圖像表達對真佛的敬仰。若是把經籍、圖像都廢了,就無從使人們產生敬佛的神圣感情。”
眾僧聞聲,驚愕地尋聲望去,只見慧遠跨出行列,巍然屹立,侃侃回答著武帝的發問。原來,慧遠見周武帝聲勢逼人,眾大德各顧緘默保命,心想佛法的永傳,寄托在僧尼大眾身上;值此佛法興廢的緊要關頭,若是竟無一人出面為佛辯護,周武帝便會說眾僧理虧服輸,這豈不是僧侶的最大失職?因此奮不顧身地出面與周武帝抗辯。
周武帝聽到有人出來反駁自己,也吃了一驚。放眼看過去,卻是一位40歲出頭的僧人越次出來答詔,便把臉一沉,冷冷地說:“虛空真佛,盡人皆知。何須憑借經、像?!”
慧遠也不示弱,抗聲道:“漢明帝之前,經、像未至,我國眾生,不知有‘虛空真佛’的道理,這是什么緣故?”
周武帝未及作答,慧遠又逼問一句:“倘若不須憑借經、教,就能自知有法,那么三皇以前,未有文字,人們應該自知三綱五常的道理,何以當時人們只識其母,不識其父,與禽獸無異?”
在這里,慧遠玩弄了詭辯術,搞得周武帝無言以對,慧遠趁機繼續追問:“若以為形象是無情之物,敬奉它不能興福,故須廢除,那么國家七廟之像,難道就有情嗎?為什么對七廟神主卻那么虔誠敬奉呢?”
周武帝見慧遠談到國家七廟,便丟開前兩個問題,針對這個問題發話道:“佛教是外國之法,我國不用。七廟是上代所立,我也不認為這樣作就能造福于國家人民,也可以一起廢掉。”
慧遠見武帝有退守之意,窮追不舍,又問道:“如果說外國的經教,就可以廢而不用,然則仲尼所說,出自魯國,秦、晉之地,也不應該學習。再則,如果以為立七廟是不對的,也要廢掉,則是不尊祖、考。祖、考不尊,昭、穆失序;昭、穆失序,則五經無用。那么您前面談到要獨存儒教,豈不是自相矛盾?倘若五經無用,三教同廢,那么將靠什么來治國呢?”
周武帝說:“魯邦和秦、晉之間,則是古代的封域不同,但都同遵王化,同為中國。跟佛教出自化外之國不同。”
慧遠接口又問道:“如果說秦、魯同遵一化,經教可以通行,那么震旦和天竺,國家雖殊,莫不同在閻浮,四海之內,輪王(指釋迦牟尼佛)一化,何不同遵佛經?何故現在要把它廢除?”
不待武帝答話,慧遠繼續滔滔不絕地發揮他的雄辯:“剛才陛下曾說:令僧人還俗歸家,旨在崇重孝養。但孔圣人也曾說:立身行道,為父母爭光,就是孝行。何必還家才稱為孝?”
這一連串似是而非的問題,搞得周武帝頭昏腦漲,一時說不清究竟,只能勉強招架應付。就孝養問題,他說:“父母恩重,作人子的自小受雙親養育,大了理須反過來服侍、照顧父母。拋開雙親,敬事渺遠的佛祖,怎能說是至孝?”慧遠應聲反駁道:“既然這么說,陛下手下人都有父母雙親,為何不放免他們,卻讓他們服長役,五年不得見父母一面?”
武帝辯解道:“我有輪番上下的制度,服役者下番時就能歸養父母。”
慧遠回敬道:“佛祖也準許僧人冬、夏兩季隨緣修道,春秋歸家侍養。所以有目連乞食餉母,如來擔棺臨葬的故事,都說明佛教是不排斥孝道的。儒、佛都講孝道,不可獨廢佛教。”
周武帝纏不過慧遠,正在沉吟之際,慧遠提高嗓門,威脅道:“陛下依恃大權在握,破滅佛、法、僧三寶,是邪見人!阿鼻地獄不擇貴賤,邪見人都得進去受苦。陛下難道就不害怕嗎?”
武帝一聽,不禁勃然大怒。他強按住心頭怒火,盯住慧遠說:“只要使百姓獲得安樂,朕何辭地獄諸苦?!”
慧遠見武帝震怒,并不害怕,更不退縮。他已橫下一條心,什么都豁出去了,繼續數說道:“陛下以邪法化人,正種著苦業,連帶我們都要與陛下共赴阿鼻地獄,何處有樂可得?”
周武帝也不答話,怒氣沖沖地宣布:“你們都先退下,以后另行集會。有關部門把狡辯僧人的姓名記下來!”一場御前討論會,就這樣不歡而散。
當時北齊剛剛亡國,周兵云集,威風凜凜。僧眾們見慧遠公然頂撞武帝,都替他捏著一把汗,認為必定會被粉身碎骨,刀鋸油烹。慧遠自己卻面不改色,談吐如常。昭玄大統法上和衍法師等老前輩,過來拉著慧遠的手,流著淚向他表示感謝,都說:“天子之威猶如龍火,不可侵犯。
而你卻敢把他駁得啞口無言,有如大經所說的護法菩薩,大家都應該向你學習。武帝要是仍不悛改錯誤做法,那只是劫數難逃。你已經盡到自己的責任了,不能怪你。”
慧遠答道:“正理須申,豈顧性命?”又向諸大德告辭道:“時運如此,誰也無力挽回。只是此去不能侍奉左右,是我最大的憾事。但佛法決不會毀滅,愿諸大德看到光明的前途,不要因一時的災難而太過悲傷煩惱。”說罷即離開鄴都,回到故鄉汲郡,在西山隱居避難。
周武帝與眾僧會議之后,在原北齊境內斷然采取了廢佛措施,拆除了數以萬計的寺院,勒令幾百萬僧人還俗為民,經像法物也盡遭毀除。一時之間,北齊舊境的佛教便蕩然無存了。但周武帝的廢佛,并沒有對僧人采取肉體消滅的極端行動。
大部分僧人雖然被迫還俗為民,甚至當官作吏,但也有少數信仰堅定的僧徒,外著俗衣,內服僧服,隱晦曲折地堅持其宗教生活。慧遠便是這少數僧人中的一員。他雖然觸犯了天子雷霆之怒,但周武帝并沒有加害于他,對他的逃亡也沒深究。慧遠隱居在汲郡西山,在極困難的條件下,仍不疲倦地誦經修道,頭尾3年間誦《法華》、《維摩》等經各1000遍,還在饑寒煎熬中堅持坐禪。
周靜帝大象二年(580年),嚴厲的廢佛政策開始緩和下來。國家特準在長安和洛陽各立一所大寺,以陟岵為名,表示對先帝的哀思。兩寺各置菩薩僧,即受菩薩戒不須剪發剃頭的僧人,為國行道,選擇宿望有學業的舊僧為之。慧遠即被選中,出而在少林寺宣講佛法。
隋朝代周之后,大規模復佛,慧遠即行剃落須發,重新成為純正的僧人。他在周武毀佛時出面與武帝抗辯的大無畏精神,以及在廢佛的歲月堅持禪誦修道的堅貞品行,使他在復佛運動中成為受人膜拜的高僧,聲譽極盛。
隋文帝聽說他的大名后,下詔任他為洛州(治今河南洛陽)沙門都;開皇七年(587年),文帝簡選德高望重的高僧為大德僧,慧遠是被選中的6人之一。在沙門都和六大德任上,他以高度的熱誠,整頓教團,講授佛理,從事譯經,為佛法的復興竭精盡慮,不遺余力。隋文帝特地為他在皇城門外南大街右側置凈影寺一所,俾其講說宏法,學徒不遠千里,奔赴來集,在他的教誨下相繼成器。
開皇十二年(592年),慧遠卒于凈影寺,享年70歲。隋文帝特為廢朝表示哀悼,并把他與朝賢李德林的死同視為“國失二寶”。
慧遠一生長期從事講授經論的工作,著述也十分豐富,計有《地持疏》5卷,《十地疏》10卷,《華嚴疏》7卷,《涅槃疏》10卷;對《維摩詰經》、《勝鬘經》等也各有疏記。又著有《大乘義章》14卷。總計50余卷,近300萬言。這些論著文句優美,義旨允當,深入淺出,大受學者歡迎。為了護寺和弘傳佛教,他真正做到了鞠躬盡瘁,死而后已。“護法菩薩”的美稱,他是當之無愧的。

2014 五臺山佛教協會

晉ICP備14005504號

© 2014-2016 五臺山佛教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admin@wtsfjxh.org

真钱棋牌 石门县| 准格尔旗| 江油市| 徐水县| 黔南| 洞口县| 佛山市| 饶平县| 临漳县| 孝昌县| 连云港市| 宁波市| 崇礼县| 黄平县| 长阳| 汉阴县| 土默特左旗| 洛浦县| 屯留县| 莲花县| 防城港市| 宿州市| 金门县| 屏南县| 枣强县| 揭东县| 庄浪县| 南皮县| 启东市| 罗定市| 遂宁市| 陕西省| 同德县| 竹北市| 枞阳县| 斗六市| 那曲县| 黑水县| 萍乡市| 沾益县| 忻州市| 靖西县| 聂拉木县| 集贤县| 三台县| 桑植县| 金秀| 通城县| 任丘市| 平武县| 南川市| 泸水县| 白城市| 台前县| 钦州市| 桑日县| 永寿县| 陆河县| 华蓥市| 张家港市| 三穗县| 婺源县| 西藏| 宣恩县| 额敏县| 雅安市| 郓城县| 会宁县| 青神县| 双流县| 武山县| 六枝特区| 利辛县| 和静县| 鸡西市| 凤庆县| 油尖旺区| 凤阳县| 龙泉市| 加查县| 泰顺县| 梧州市| 陵水| 宜兴市| 廊坊市| 柳河县| 得荣县| 平远县| 翁源县| 武威市| 夏邑县| 谷城县| 灵丘县| 台安县| 九龙县| 东至县| 图木舒克市| 商城县| 筠连县| 道孚县| 普陀区| 宁海县| 扎兰屯市| 滦南县| 和平县| 雅安市| 金湖县| 莫力| 三亚市| 龙口市| 信丰县| 双柏县| 革吉县| 太仆寺旗| 固安县| 辰溪县| 旬邑县| 于田县| 个旧市| 托克托县| 巩留县| 东海县| 自贡市| 宜宾市| 连城县| 和顺县| 兴隆县| 玉门市| 龙川县| 得荣县| 尼玛县| 天柱县| 泽库县| 夏津县| 云龙县| 北流市| 柳江县|